茶赠网

《异灾审断局罗得多尼》罗得多尼无广告阅读_(异灾审断局罗得多尼)罗得多尼最新热门小说

最具潜力佳作《异灾审断局罗得多尼》,马上来看不要错过好文!主人公的名字为罗得多尼,也是实力作者“中羽”精心编写完成的,故事无删减版本简述:能力,应该知道星调者的能力是有使用极限的。生理型的能力会造成肌肉负荷,精神类的同理。艾玛的占卜会耗费极大精神,造成疲惫,同一天使用次数越多,占卜精度会越低。”罗得深有体会地点点头,在七日杀事件,他阴差阳错地使用出窥视者的能力,仅仅是数分钟,就头晕目眩。“先吃饭,吃完饭我们再去问问老板。他应该很熟悉那两个人,或许知道他们会去哪里。”酒过......
《异灾审断局罗得多尼》罗得多尼无广告阅读_(异灾审断局罗得多尼)罗得多尼最新热门小说-图1


《异灾审断局罗得多尼》阅读精彩章节


水花翻涌。

黑色布加迪威龙像一条游蛟,以匀速在积水下潜航;加装在汽车前盖与地盘的机动模组和车舱附近排水组件,连同冷气与积水一起外排,即使偶有水没入车门缝隙,也会立刻被加固的吸水层吸收,用于内部循环。

“这车的防水系统真是高级,为什么不直接量产?”多尼眺望隔绝外层的水膜,大为惊奇。

“因为用于制作防水组件的材料都很稀有,而且造价高。目前审断局配备的防水车辆也只有不到100台。”温妤平静地说,“这种技术本不是我们人类现有科技能掌握的,都是守林人提供的。”

“那个……总听你们提起守林人,那到底是什么?”一路上也没怎么说话的罗得,低声问。

爱丝特闻声冷哼一声。

当得知七组临时改变目标点,爱丝特是表现出逆反情绪最强烈的,甚至第一时间薅住罗得的衣领,质问他到底是怎么花言巧语,让李寒空同意的。

即使后来温妤和多尼解围劝架,她还是对罗得表现出敌视的态度;私下罗得悄悄问及温妤,得到的答案也模棱两可。

“哦,那个啊……你之前打开审断局的APP,应该有注意到开头动画吧?”

罗得点点头。

多尼调出动画,手持弓箭的女半人马在密林中射出箭矢:“这个开头动画里的半人马,就是守林人。据称它们一直都是世界的守护者和观测者,如今的隐秘局还有异灾审断局都是在守林人一力促成的。”

“半人马?太魔幻了吧?那岂不是说还有矮人、精灵?好扯……”

温妤翻白眼:“你都亲手射杀过魔女了,还有资格说扯淡吗?人类永远不要对自己妄自尊大、盲目自信,我们所不知道的东西多不胜数。”

“也对……”罗得竟然无言以对,亲眼见过长相恐怖的魔女,半人马什么的反而好接受的多。

“啊对了,那主页上这三个图标,无根萍我知道,就是我们异灾审断局的徽章吧?那另外两个呢?”

温妤指着常青树徽章:“常青树代表隐秘局,至于另外一个,你权限级别不够,也接触不到,不需要知道。”

“喔,温妤你知道的好多。”罗得不合时宜地夸赞。

最怕空气突然安静……

多尼用手肘轻轻撞了罗得的侧腹,罗得才注意到似乎因为自己刚刚那句话,温妤有些不开心。

爱丝特坐在温妤身边,冷冷地瞥罗得,鼻子里发出低低的哼。

负责开车的安德烈透过车内后视镜,观察后乘座位上僵化的氛围,用低沉、略带口音的中文提醒:“我们已经到上阳镇了。”

其他人纷纷将注意力转向窗外。

这里的街道和绿城几乎没什么区别,积水淹没绝大部分街区,自行车和垃圾袋漂浮在河流般的积水中。

附近的民居和商户大门紧闭,整个镇子像是一座死地,连流浪的猫狗都看不见一只。

随着车辆向镇口行驶,罗得等人看到伫立在水中的高大路标:

“长阳镇欢迎你。”

“我们是不是走错路了?这里明明写的是长阳镇,不是上阳镇。”

“卫星地图标示的上阳镇就是这里,怎么看这里都像是受灾区。但一般特异点所在的地方,是不会出现这么严重的受灾情况。

往往特异点出现的地方,反而最风平浪静。”

“就说我们不应该换地方!非要听这个家伙的!”爱丝特怨怼地说。

罗得一时理亏,也不知道该怎么回应;毕竟他们临时改道上阳镇的根据只是一场虚无缥缈的梦境,谁也不能保证上阳镇就一定是异灾原生点。

“把车开到浅水区,然后我们换上防雨的装备,下车去问问路。”温妤作为队长,下达精准的指示。

至少,在任务行动方面,她还是相信罗得的;这一点,罗得多少放心下来,之后找个机会道歉,总能冰释前嫌。

安德烈驱车驶入长阳镇,在一片空大的停车场泊车;这里地势高,而且路面宽敞,故而积水情况不严重。

七组的五人纷纷更换雨披、雨靴,只有坐在副驾驶的艾玛静静坐在那里,像是信徒在做虔诚的祷告。

随后罗得看到艾玛拿出一副塔罗牌,口中念念有词,然后从牌组中随机抽卡。

“艾玛在干嘛?”罗得悄悄问多尼。

“她在做占卜。别看艾玛平时慵懒涩气,占卜方面是很强的。咱们要在镇子上到处找人问路,范围太大,而且浪费时间。

如果能占卜到某个方向作为目标,就能便捷很多。”

罗得穿好防护雨具,静静地旁观艾玛占卜,她将抽出的塔罗牌一一排列在前排车架上;闭上眼睛,念动吉普赛人的咒语。

面前塔罗牌绽放淡紫色的光芒,照亮艾玛姣美的脸庞,那一刻平日里千娇百媚的女占卜师圣洁如天使般。

神奇的事情发生了。

摆在车盘上的塔罗牌像是被无形的手移动似的,自行变换位置,然后依次自动翻开。

等所有卡牌反面,淡紫色光芒褪去;艾玛睁开眼睛,认真地审视塔罗牌的结果;然后轻轻合掌,秀口吐出轻薄的兰气。

这些卡牌又仿佛有了生命般,自己翻面并飞回卡组。

艾玛将塔罗牌组装回卡套里,脸色有些煞白:“塔罗牌的指引,答案就在南边的旅社里哟。我就不去啦,好困呢……”

说着她像猫一样,从副驾驶钻到后座,旁若无人地枕在罗得腿上:“我要睡一会。”

“啊?那也别睡我的腿上啊……”罗得局促慌张地坐在位置上,动也不是,静也不是,直到温妤帮忙把睡着的艾玛搬开。

安德烈打开车内氧气循环,避免睡着的艾玛被闷死;然后反锁车门,七组的五人下车寻着艾玛占卜的结果,在长阳镇的南侧找到唯一一家还开门的旅社。

这家旅舍就开在停车场不远的地方,这一带属于长阳镇地势偏高,而且建筑较少的区域;积水情况远比其他地方好得多,来这里吃饭的镇民络绎不绝。

也算是因祸得福,平时门可罗雀的偏僻旅舍生意火爆。

“饭菜好香啊,要不也叫艾玛过来吃点东西,再去睡吧?”罗得一进门就被扑鼻的辣椒香气勾起食欲。

“别想啦,那女人只要睡着,除非车炸了,否则是不会醒的。”多尼拍拍罗得的肩,然后驾轻就熟地找了个空位坐下,开始点菜。

“麻婆豆腐、青椒炒肉,再来一碗胡辣汤,三个馒头。”

“?你一个德国人,为什么点菜比我还熟练……我还以为你坐下得点份牛排……”

“别小看我,我可是在京城呆过好几年的,早就入乡随俗了。”多尼作自豪状。

服务员在本子上一一记下五个人点的菜品和价目。

“一共134元。”

“支付宝。”多尼熟练地像个地道的老绿城人。

在多尼扫码支付的时候,温妤趁机询问:“打扰一下,嗯……我想问问,这附近有没有叫上阳镇的镇子?”

“这我还真不知道,我来这里打工两年了,只知道我们这个镇子叫长阳镇。还从没听说过附近有叫上阳镇的地方。”

服务员核对完餐费,在本子上打了个勾:“不过你可以问问俺们老板,他是这里的老住户了,知道的肯定比我多。

不过,这会他正忙。就在那边——”

顺着服务员指去的方向,旅舍的前台,正有一名五六十岁的男人在跟一对夫妇交谈;他时不时还要顾及其他客人,忙得不可开交。

“罗得,你和我过去。”

温妤和罗得起身朝正在争论的三人走去。

那一对夫妇情绪有些激昂,说着说着开始面红耳赤;他们瞥见有人朝这边走来,于是甩下两句狠话,不欢而散。

旅舍老板如释重负地叹了口气,见罗得和温妤过来,换上略显疲惫的笑容:“二位客人,有事可以联系服务员,我有点忙。”

“我们找您,是想向您问个路。听说您是这儿的老住户。”温妤很有礼貌地说。

她长得好看,气质出众,朝老板甜甜一笑,对方立刻如沐春风。

“嗯,你问吧。”

罗得心说,这老板可真是看人下菜碟,见到美女马上态度就不一样了。

“我们想问问,上阳镇在什么方向?”

老板愣了一下,随即笑了:“一看你们就是外地来的吧?这里就是上阳镇啊。”

罗得和温妤面面相觑。

又听见老板补充:“啊,应该说这里以前叫上阳镇。后来上阳镇因为战乱毁了,幸存的人们外逃他乡;等天下太平以后,才回来在以前的废墟遗址上重新盖了一个镇子。

就是现在的长阳镇。”

老板顿了顿,有些奇怪的看着罗得和温妤:“差不多得有一百多年了吧。这两天也真是奇怪,总有怪人说起老镇名。

你们也是,刚才那两个人也是。

不过你们两个小年轻,还是比他们态度好。”

“刚才的两个人?是说那对夫妇吗?!”温妤敏锐地听见老板的抱怨。

“对,他们说自己是上阳镇的,真是有毛病。”老板说完,就转身去了后堂。

罗得和温妤急忙追了出去,滂沱大雨中根本看不见刚刚离去的夫妇去往何方。

两人沮丧地回到席间,爱丝特一看两人的神情,就知道情况不妙,飞给罗得一个眼神,让他自己体会。

“我们刚才打听过了,上阳镇一百年前就没了。”温妤和其他人交论情报。

“我就说不该相信某人吧。”

“但,也并不是没有线索。”温妤指向刚才老板和夫妇正常的方向,“老板说,有两个人自称是上阳镇来的。但我和罗得追出去的时候,已经找不见人了。”

“不会闹鬼吧?”多尼沉着脸,鬼气森森地说。

“无稽之谈。”安德烈一针见血地吐槽他。

“我有,我可以谈。”多尼挺胸抬头,以展示自己雄性的魅力,安德烈不想搭理他,埋头吃饭。

“要不等会让艾玛再占卜一下?”罗得提议。

温妤很快否决他:“你使用过能力,应该知道星调者的能力是有使用极限的。生理型的能力会造成肌肉负荷,精神类的同理。

艾玛的占卜会耗费极大精神,造成疲惫,同一天使用次数越多,占卜精度会越低。”

罗得深有体会地点点头,在七日杀事件,他阴差阳错地使用出窥视者的能力,仅仅是数分钟,就头晕目眩。

“先吃饭,吃完饭我们再去问问老板。他应该很熟悉那两个人,或许知道他们会去哪里。”

酒过三巡,菜过五味。桌上杯盘狼藉,罗得和温妤又去柜台补带一份给艾玛的便餐。

温妤额外多付了一千元,服务员看到额外入账的金额,错愕不已。

“客人您……”

“这是我们额外支付的情报费用,请带我们去见一下贵旅老板。”

“不不不,这我不能做主……”服务员诚惶诚恐,“我,我会帮您询问一下老板,他肯不肯见你们,真不是我能左右的,这钱……”

“如果他不愿意,再还给我们也不迟。如果他愿意,那就算我们一点心意。”温妤微笑。

“好吧。”服务员转身给后厨递上菜单,然后飞速上楼。

五分钟后,服务员回到大堂:“跟我来吧。”

真是有钱能使磨推鬼。

罗得心里感叹。

服务员带着五人径直走上二楼,在独立的办公室门口停下,大门敞开,似乎就在等着他们进去。

服务员匆忙告别,奔跑下楼,留下七组的五人。

“你们还有什么问题?”老板坐在红木的桌椅后面,正在削苹果,大概是看在钱的面子上,才没发脾气。

“我们想问问上阳镇,和刚才那对夫妇。”

老板不耐烦地回应:“上阳镇的事情我都已经说了,其他的我什么也不知道了!你们这些外地人,怎么这么好事?”

“喂,老头儿。你客气点,再那么多废话,我就割了你的舌头。”爱丝特拔出小刀凑近。

多尼赶紧架住她。

老板也被吓到了,水果刀扎进苹果里,准备拿起电话报警。

“别别别,大家都别激动!大爷,我们就是想知道那对夫妇去了哪里,您告诉我们,我们马上走人。

我发誓,我们真没恶意。”

罗得鞠躬道歉:“我妹妹不大懂事,我替她跟您道歉。”

能伸能屈。

老板上下打量眼前这帮人:“你会有个外国人妹妹?那个小女孩一看就是外国人,还有他,他,这几个。

你们看起来很奇怪,你觉得我能相信你们的鬼话吗?”

“您可以开个价格。”温妤上前一步,“您是商人,那我们就用商人的方式交谈。用金钱交易情报,很公平。”

老板动摇了:“你能出多少?”

“5万。”温妤伸出手掌。

老板瞪着眼睛吞咽口水:“可,可以。”

罗得打心里敬佩,同时也好奇,温妤到底有着怎样的背景;不仅博古通今,出手还这么豪横,而且连异灾审断局的局长都说要给她一个面子。

反正异灾审断局承诺会报销所有任务开销,当然,这也要看价值;如果调查员恶意挥霍,信誉也会下降。

大概是温妤的气质还有挥金如土的气势,让老板不敢小觑他们,当面转账以后,态度180度急转:“嘿嘿,谢谢惠顾。”

“其实我所知道的信息也有限,能告诉你们只有他们自称来自上阳镇,但并不住在这附近。

大概几年前,这对夫妇突然出现在我们镇子上。平时主要做一些皮草生意和贩卖肉材。

奇怪的是他们家买的野味是平常根本吃不到的,也说不出是什么肉,反正就是挺好吃的,所以他们生意一直特别好。

这不,最近大雨连绵;各家关门闭户,他们俩就打算找一家商铺持续供应,所以来找我。

但我家的肉料一直都是王屠户家特供的,也不好突然就跟人家断了合作不是?”

多尼若有所思地说:“诶?做皮草生意,那可真是稀奇。大小姐,我记得你们国家不是早就禁止偷猎了嘛?”

“嗯……”

“谁说不是呢,”老板抢接下温妤的话,“也不是没人举报过,当地也有人来调查过,但奇怪的是别看他们买的东西奇特,核实以后发现来历是合法的。”

“老板,你这里有没有他们买的实物可以给我看看?”罗得问。

“有,有。他们买过一种非常漂亮的羽毛扎成的鸡毛掸子,我这留了一个,赶灰效果特别好,而且基本上这个鸡毛掸子扫过的地方,都能很长时间避免蚊虫。”

老板说着,从墙角取来一条鸡毛掸子,准确的说是鸟毛掸子;没有任何家禽的毛色这么艳丽,而且羽丰很长。

罗得将其捧在手中,能够感受到羽尾冰冰凉凉,十分舒适;即使被旅舍老板随意弃置在角落里,这根鸟毛掸子也纤尘不染,而且色泽一如既往的艳丽。

“给我看看。”温妤接过鸟毛掸子,做出用手机拍照的姿态。

“其实也不用那么宝贝,虽然这东西确实很好看,但也不值几个钱,喜欢我就送给你了。”老板大方地说。

“不,不用了。君子不夺人所好。”温妤礼貌地微笑着将鸟毛掸子递回去。

老板肆意将其放在桌上,继续说:“你们要是想找他们,这会最好快去,因为下雨,所以最近他们不常出去。

据我所知,他们现在应该去找王屠户商量供货的事情。

就在这条街尽头左转,王家肉铺。”

“谢谢老板,那我们先告辞了。”温妤带头向旅舍老板鞠躬致谢,然后带着其余几人离开旅舍。

门外依旧大雨倾盆。

小说《异灾审断局罗得多尼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>>>阅读全文<<<

除非特别标注,否则均为本站原创文章,转载时请以链接形式注明文章出处。 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chazeng.com/lvcha/139595.html

分享:
扫描分享到社交APP
上一篇
下一篇